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狼

下午一点,懒懒的冬阳无精打采的照着灰色的大地。

  「爸,我要去看电影了。」

  用完午餐的伊蓓收拾好餐具,这样向爸爸说。

  「喔,好的,记得早点回来。」

  「好的。」

  像是突然发现似的,自己的女儿原来也这麽大了。

  做父亲的,对於拥有一个这麽漂亮的女儿,感到高兴和骄傲。

  善体人意的伊蓓是现在少见的乖巧女孩,放寒假後桦青整天看不到人影,只有伊蓓乖乖的在家里陪着父母。

  询问到有没有男朋友时,伊蓓总是红着脸回答。

  「没有……还没……」

  还没接触过爱情的伊蓓,那麽清纯圣洁,对能娶到自己掌上明珠的那个男人甚至都觉得有些忌妒。

  出了家门,一辆黄色计程车正好停在路边。

  坐上车,伊蓓说明了戏院的位置。

  在高三的沈重功课压力下,周六和同学一起看电影是最好舒散身心的活动。

  因为放假同学回去桃园,伊蓓只有自己一个人,但仍维持着这个习惯。

  正在看着窗外风景的伊蓓,感觉车子突然慢了下来。

  「小姐,对不起,我车子需要换机油了,那边有间修理厂可以换,只要五分钟就好。」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反正离电影开演时间还很早。

  弯进一条巷子,计程车驶入一间看来像空屋的停车库。

  ”怎麽回事?这不像是修理厂……〔

  空空荡荡的车库里什麽东西也没有。

  正要开口相询,司机转过头来,手中拿着像是喷雾器的东西。

  「你……」

  刚张开口,喷雾器射出瓦斯,一阵晕眩,伊蓓抓住门把想要逃跑,可是无力推开车门。

  眼前一片朦胧,彷佛看到司机嘴角左下方有个黑痣,上身慢慢软倒,然後就人事不知。

  和治正合力把猎物抬上二楼,姜澹的脸上露出微笑。

  在杨家附近租了一间空屋,观察了一个多月,把杨家的生活做成详细记录,决定先向杨伊蓓下手。

  得知杨家的女孩星期六下午固定会出门,跟踪了几次,发现最近都是一个人看电影。

  弄了一辆计程车,姜澹每个礼拜六下午就到杨家门外的街道上守候,准备报复计画的第一步。

  把少女丢在床上,拉起双手绑在背後。

  「这样,第一阶段就完成了。」

  治正说着走进房里,关上门。

  屋里相当宽敞,并没有什麽整理,东西有些凌乱。屋里的角落有一组彩色电视机和录放影机。

  从柜子里拿出洋酒和酒杯。

  「那麽,来乾一杯。」

  清脆的一声,酒杯互碰。

  「乾杯!」

  看着昏睡中的少女,乌黑的秀发散在白色的床单上,美丽的脸和薄薄的嘴唇,虽然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发育的很完全,丰满的胸部,随着呼吸高低起伏。

  治正熟练的架着V8摄影机机,偶而和姜澹说些嘲笑的话。

  「姜澹,把裙子卷高一点。」

  用相机照下各种角度少女的睡姿,姜澹将裙子卷起来。一点一点的把裙子卷高,这样的情景最能刺激男人的情欲。

  伊蓓慢慢被脱成半裸的状态。

  裙子被卷起露出双脚,裤袜脱到一半时照一张,脱到脚跟时再照一张。

  脱掉了裤袜,把裙子卷到腰部,露出雪白的双腿。大腿和小腹间纯白的三角裤,周围绣着高雅的花边。布料本身是薄薄透明的质料,透过这层尼龙布,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耻毛。

  治正放下相机,站了起来。

  「嘿,连三角裤都是上等货。」

  「大概是舶来品吧。」

  「什麽牌子的?」

  「好像是法国的,胸罩也是,同一个商标。」

  「你对女人的穿着好像也蛮有研究的嘛!」

  「我们快点继续进行吧。」

  被催促的治正拿好摄影机,姜澹慢慢脱掉三角裤,治正仔细的把这场面摄录起来。

  「开始啦,好戏上场了。」

  姜澹从医药箱拿出一个褐色的瓶子,打开盖子,阿摩尼亚的臭味直扑入鼻。

  取出纱布沾取胺水,放在伊蓓的鼻孔前,伊蓓皱着眉头,摇头避开了纱布。像是要追逐她的鼻孔似的移动纱布,伊蓓微微睁开眼睛,马上换成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姜澹。

  姜澹把纱布丢下。

  「杨伊蓓小姐终於清醒了的样子,奶好吗?」

  伊蓓恢复了意识,同时记忆也清晰了起来。

  「怎麽回事……」

  慌张的想起身的伊蓓,发现自己双手已被绑住。

  姜澹坐在床边,抓住伊蓓的下巴。

  拼命挣扎的伊蓓把脸转到右边,双脚曲折想要起身似的用力滑动。

  下体一阵凉意,伊蓓才知道没穿三角裤。

  「啊……」

  狼狈和羞耻感包围全身。

  “怎麽办?三角裤被脱了……〔

  失去意识时,被男人看了自己的隐密部位,那种羞耻感使得伊蓓全身感到火热。

  「我究竟做了什麽事……为什麽会是我……」

  姜澹轻轻的打着伊蓓的脸颊。

  「嘿嘿,奶可恶的哥哥玷污了我妹妹还抛弃她,我现在就要奶来替他还债。」「不要!……请原谅我吧……」

  「哼,现在求饶也没有用了,要抱怨,就怨奶为什麽会有这样的哥哥吧。」愤怒的语气和恶毒的眼光像是要把伊蓓撕裂。

  姜澹向治正打了一个手势。

  治正把摄影机放在角架上,调整到最低,拿到伊蓓的脚底旁固定起来。对准了焦点,改为自动摄影,这样子V8就会用同一个角度,连续自动的拍摄下来。

  「开始吧。」

  姜澹抱着伊蓓的上半身稍微抬起,垫入枕头,这样子,下体连同上半身的脸可以一起摄入镜头里。

  拉开双腿,治正拿着相机,从小腿到大腿一直到股间,不停的拍摄。

  雪白的双腿慢慢展开,双腿和小腹间生着逆三角形的耻毛,耻毛下方神秘的淫果无情的展现出来。

  「详细看,杨小姐,奶最羞耻的地方,奶看,渐渐展露出来啦!」「求求你……不要……」

  身体因害羞而僵硬着,泪水浸湿了面颊,伊蓓哭着喘息说。

  姜澹用手掌压着伊蓓强迫她看自己的股间。

  「不能闭眼,注意看!」

  姜澹伸出手,用指尖抚摸着耻毛。

  「好舒服的感觉。」

  或许年轻尚未成熟的关系,耻毛有些稀薄。

  伊蓓面颊柔嫩的肌肤,刺激着姜澹的指尖,怀中抱着裸体的美丽少女,姜澹想到这里就感到兴奋,男人的肉棒也硬挺起来。

  打开T恤的扣子,拉到头上,再推到背後,纠缠着绳子。

  「啊!」

  伊蓓微弱的呻吟,姜澹伸出双手放在胸部的白色内衣上。

  「再来就要看见乳房了!」

  开着玩笑的姜澹,用手指拉上胸罩。

  「不要!」

  伊蓓振动着身体。

  圆圆的乳房露出,乳头已经硬起来,和男人的大手掌比起来有点小,但并不是很小。

  伊蓓的脸,因羞耻而僵硬着,眼角滴出泪水。

  姜澹摸到乳头时,声音同时反弹似的从伊蓓的喉咙冒出。

  没有污点,也没有垂下,富有弹性的的半圆球型乳房。

  「嗯!真是意外的好乳房,这个弹性有说不出的触感。」姜澹享受着乳房的弹性,慢慢用手指揉搓起来。

  「痛……啊……啊……」

  想不到的娇声,从伊蓓的嘴里冒出来,伊蓓自己也想不到。

  ”唔…不要…不要摸…啊……为什麽会出声音……〔挣扎着被男人抱着的上身,想躲开他的手指。

  被男人的手指头抚揉的乳房,有一阵麻痹般的快感,贯穿背肌。

  无意识中说些自己从来没听过的话,自己也感到惊讶,两脚渐渐分开,摄影机也自动拍摄下来。

  “救命啊!不要!……做的太过分了……〔

  从小生活在富裕的家庭,念的一直都是女校,和男人握手的经验都没有,现在的伊蓓害臊的恨不得立刻消失掉。

  「到这种地步可以让她全裸了!」

  治正点点头。

  姜澹解开伊蓓双手的绳索,不让伊蓓有抵抗的时间,迅速的剥掉胸罩和裙子,又把双手绑在背後,让她仰卧。

  双手绑在背後的关系,伊蓓的腰部向上凸起来,下体裂缝的果肉都露了出来。

  封闭的室内温度慢慢升高,妖艳的裸身有点出汗,看到白色的乳房,姜澹轻轻爱抚起来。

  「唔!」

  想要忍耐,可是初次尝到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也波及到子宫,扭动着压住双手的裸体,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娇声。但是当乳头被翻弄爱抚时,不知不觉绷紧了背筋,溢出怪声。这样困窘的姿态,伊蓓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伊蓓身旁的姜澹,左手慢慢刺激敏感的乳房,右手在耻丘上用中指扣击裂沟的上方。

  「啊!」

  阴蒂被轻轻的敲打,一阵麻醉般的快感,像电流扩散到子宫。

  偶而轻捏胀硬的乳头,偶而搓揉乳房,伊蓓的裸体一阵阵抖动。

  姜澹手指的动作,由敲击转变成上下运动,姜澹用手指抚摸肉芽。

  「唔喔!不要……啊…不行……」

  从伊蓓的唇间,发出喘息般的呻吟声。

  想要用理性压抑住亢奋的情感,但肉体不听使唤,尤其是这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触。

  扭动着身躯,挺起腰部,想把双脚靠拢,身体因挣扎而抖动。

  ”不要!我的身体怎麽了……像淫乱的女人……难为情……。

  「哦……」

  纤细的雪白颈部,仰伸着喘息,漂亮的额头上,黏着散乱的头发。

  姜澹用手指拉开花瓣。

  「还是处女嘛……不错的粉红色。」

  薄薄小小的摺痕,在膨胀的肉壁里看起来像是凿刻在上面一样。

  「好了,再进行下一步吧。」

  狼,你看到了吗?我替你特别制作的专辑

  我无法再写下去,後面伊蓓的部份,已经远离了事实很可惜,没能完成复仇的计画,深感遗憾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