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迎接蹂躏的老婆
迎接蹂躏的老婆

迎接蹂躏的老婆

上床,和三个男人一起上床,接下来是什麽?我的天啊,这一刻终於来了。老婆不知道是害羞,是害怕,还是期待。

   老婆很听话,用有点发软的腿走进那间大的卧室,横躺在床上。老陈先进来,关上窗,拉上窗帘,打开空调和灯,他们两个随後进来,然後关上房门。4个人在密闭的房间里,凑着柔和的灯光,老婆看见自己的裸体展现在三个男人的裸体前面,这气氛更让人晕厥,今天自己的身体就在这张床上,迎接眼前这3个老男人的侵犯合蹂躏,她想。

   老岳和老林都上了床,侧卧在她的两边,继续亲吻和抚摸着。老陈这时候搬了把椅子放到床边,他们正在奇怪的时候,老陈说:「妖儿,来吧,哥哥快馋死了。」然後抓住老婆的两只脚,一起往一个方向扳,老婆乖乖的顺着他,跪在床上,将浑圆的屁股撅起来对着老陈,这个高度,当老陈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正好和老陈的头部对齐!老婆故意将屁股撅得搞搞的,一种夸张的姿势,她知道这种姿势是男人们喜欢的,几乎每一次的性交,包括自己的老公在内,都想要她这个姿势,这个姿势让男人们有一种驾驭她、凌辱她的快感,也让自己有一种被凌辱的快感。就算她穿戴整齐的走在街上,那些男人们看着自己圆圆的、翘得高高的屁股的眼神,她也能想像出来,他们当时想到的,就是自己现在这个姿势。但这个姿势,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讲,也是一种征服。所以,每当这个时候,老婆就将屁股撅得高高的。

   老陈坐了下来,老岳和老林也在床上半坐半跪,将手伸到老婆的身下,继续揉弄她的乳房和乳头,老林还不断的亲着老婆的肩膀和後背。而老婆更期待着後面的那个老陈。

   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姿势淫荡到了极点。身体私密的地带完全呈现给这几个男人。想到这里,她把腰、胸部到头部的上肢更向下沉了沉,脸几乎贴到床单,双肘弯曲着支撑上身,再把双腿分开些,呈现出来的地带就更多,她知道这样更诱惑。

   老陈的脸贴上来了,带着呼出的热气,随即是舌头在鼓出的阴部使劲地从下往上舔了一下。老婆放纵的大叫一声。随即老陈用嘴使劲地吸她的阴部,好像要把流出的东西全部吃进去一样。老陈的双手抱着老婆白白的屁股两边,脸紧紧地贴在老婆的屁股上,而鼻子顶在沟沟里面,这个动作让他的呼吸有点困难,但急促呼出的热气扫在那里,让老婆更加酥麻。他的嘴和舌头在那里忙着,一个大拇指却在老婆的肛门处轻轻的放着,不进去也不拿开,只是随着一系列的动作在力度上或轻或重。在享受这个老男人用嘴为自己服务的时候,老婆突然想到,当她有一次和老陈单独聊天的时候,老陈挑逗的告诉她,有朝一日可以见面的时候,他要喝光她流出的爱液。现在他真的在做了。

   老婆的身体被老陈弄得时不时的向前倾,来躲避过分的酥痒。老林这时候坐到老婆的眼前,叉开腿,将直挺挺的阳具竖立到老婆的眼前,老婆当然明白他要什麽,毫不犹豫的将它再次放进嘴里。随着身体的颤动、前倾和後撅,嘴唇自然的套弄起老林的那根东西,没有几下,老婆再次尝到嘴里有一点点的辛辣,她明白那辛辣是男人的东西,像自己分泌的爱液一样,每当这时候,她只要继续用舌头和嘴唇,配合上技巧,嘴里的那根东西肯定会迸发。她抬眼看看老林,他已经躺了下去,大口喘着气,老婆知道他快受不了了,随即将他的那根东西吐了出来。老林起身,老岳代替他做出同样的姿势,同样,老婆将老岳的那根硬邦邦的东西也再次放进自己的嘴里。

   老岳没有老林那麽脆弱,充分享受着眼前这个性感的女人为自己口交的快感。他用手轻轻爱抚着老婆的脸蛋,将头发掀起来,欣赏这个美丽的脸蛋和诱惑的嘴唇被自己的和其他两个男人征服後的淫荡的样子。老婆不是第一次和他有肌肤之亲,知道他喜欢什麽,竭尽自己的印象为他服务着。

   老陈在後面时间不短了,正当老婆开始觉得那种袭击的快感慢慢淡了些的时候,老陈将舌头移动到她又白又圆的臀部中间,开始轻轻的用舌头扫弄老婆的肛门。另一只手离开那个屁股蛋,将手指慢慢的伸进阴道里面。这一系列动作虽然短促,却让老婆承受了极大的刺激。她顿时吐出老岳的阳具,大声呻吟起来,全身颤抖着紧绷着,好像要逃离老陈的嘴一样。老婆见过的男人不少,但能这样对待自己的也没有几个,这种快感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但这次又被自己赶上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了,身体不再像刚才那样性感有形,不再继续将屁股撅起老高呈现那种极端的诱惑状态。她不时地躲避,却立刻又回来,臀部前後左右不停的晃动,头紧紧埋在老岳的双腿交叉的地方,老岳丰富浓密的阴毛钻进她的嘴里,老婆双手强力的支撑自己,尽量不让自己倒下来,呼吸急促的快要没有了频率,强烈的刺激让呻吟声变成了类似抽泣的声音。因为她的摆动,老陈的脸和舌头要不停的追着老婆的屁股,他只有一只手在锢着老婆的一个屁股蛋,另一只伸进老婆阴道的手指时不时地被老婆的强烈扭动甩了出来,他就再伸进去,每次老陈的舌头碰到老婆的肛门,老婆都会下意识的向前躲避,而当手指再次进入阴道的时候,老婆的屁股又反方向的撅起来,当老陈这两个动作都完成得时候,老婆只有左右摇摆自己的下体,半推半就的享受了,但越是这样,就越让老婆浑身通电一样快乐,尤其是在3个男人面前,一个在袭击自己,另两个近在咫尺的欣赏着。尤其是自己的肛门也在被玩弄着。他一直以为那个地方被玩弄是最羞耻的,所以,有时男人们想搞弄她的肛门时,她都觉得很羞耻,但那个酥痒的感觉又很诱惑,当男人想试图或者提出想进入肛门里面的时候她会觉得那是对自己的羞辱而拒绝,但那也时单独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可现在,当着另外两个男人,自己的小菊花正在被一个老家伙赏玩、亵弄。酥痒和羞耻感却变成了快感。

   老陈的动作越来越实在,老婆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她没想到这个貌似老实巴交的老陈原来这样会玩弄女人,这样会玩弄自己,旁边的两人也看得热血沸腾,已经开始胡乱的说着些下流的言语挑逗着老婆的情慾。

   长时间的刺激和淫荡的快感,让老婆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力气支撑下去,她再也保持不了那种後撅的姿势,她向侧面倒了下去,这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自由了一点,但老陈并没有因此停下来,在老婆倒卧下去的时候,他的嘴虽然离开了,但手指依然在里面,为此,老婆只能侧卧着蜷起双腿,依然将大部分的隐秘部位露给老陈,虽然腿夹了起来,但在里面的手指因为夹着的腿却感觉更充实了,老陈乾脆只伸着胳膊,将手指放在老婆的阴道里面快速的抠弄着。

   正当上面的两个人想把老婆搬起来的时候,老陈离开椅子,用脚将椅子向後推开,跪在床边追了过来,另一只手按着老婆的臀部上方,他乾脆把脸也测过来,伸出舌头继续向老婆的隐私处袭来,在接触那里的一刹那,老婆控制不住的夹着腿伸直了,老陈的脸躲开了,但手更加使劲的在老婆阴道里面搅弄,这让老婆有点难受,她用手抓住正在自己身体里的老陈的手,嘴里发出一些不情愿的反抗的声音,但老陈一反原本的温柔,反而用手使劲向前推着老婆的大腿,手指继续在老婆的阴道里面抠弄,速度和频次更快,那里传来的嗞嗞的声音,和老婆反抗的动作和呻吟,更刺激了另外两个男人的慾望,老林从背後将手伸向老婆胸脯,在乳房上使劲地揉捏,用舌头大口大口的舔着他能舔到的肌肤,老岳倒下来,托起老婆的脸,将阳具再次插进老婆的嘴里,然後捏着老婆的双腮晃动自己的身体。

   这三个男人像是在强奸老婆。但这样的动作持续十几秒之後,老婆除了感官上的刺激,身体并不感觉很舒服,尤其是下面老陈的手在身体里面反方向的抠弄,时而是强烈的快感,时而确实莫名其妙的涨痛,还有上面老岳的阴茎使劲塞在嘴里让她有些窒息。她想推开老岳,又想推开老陈,但三个男人的力气太大了,好不容易推开了老岳,她不情愿的哼哼的说到:「不要,不要了,你们把我弄难受了……」

   老陈对他们俩说:「妖儿,让哥哥再亲亲你。老林,你们俩帮我按住她。」老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岳坐起来将老婆的身体扳平让她平躺,抓住老婆的一只脚踝,老林坐到老婆的头旁边,抓住老婆的另一只脚踝,两人同时向後搬去。老陈拿过一个枕头放在老婆的屁股下面,然後继续跪在床下,那只手再次伸进老婆的阴道里,同时,伸出的舌头使劲在老婆的阴部出狠狠地舔了一下,这一连贯的动作再次重新掀起老婆的性慾。老陈看了看老婆,手指开始快速的在里面出出进进,舌头在紧贴着他的手指,在那里搅动,强烈的快感再次袭击老婆的身体,她开始忘情的大声呻吟起来。看着老婆的样子,听着老婆呻吟的声音,三个男人互相配合着,老岳和老林用各自的另一只手分别揉弄着老婆的两个乳房。老婆被他们强行的大开着双腿,下体和上身所有女人最敏感的地带都被男人们玩弄着,她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老陈这时候嘴里已经发出哈、哈的声音,老陈的口水和老婆的爱液混在一起顺着老婆的身体向下流,浸湿了屁股下面的枕头,老陈时不时的用嘴唇夹起老婆的阴唇拨弄着,还有那吸允爱液的声音。正当老婆快乐的要昏厥的时候,老陈伸进阴道的手指配合的舌头和嘴唇快速的抖动起来,而老林也不失时机地低下头,将老婆的一个乳头含进嘴里用舌头拨弄……老婆的身体在三个男人禁锢下,承受着强烈的被玩弄的快感,她爽快的要疯了,大口呻吟,大口喘气,使劲地向上挺着身体……当老岳低下头,一边揉弄老婆的乳房,一边轻轻的,几乎贴着着老婆的耳朵说:「小骚货,玩你,玩你的小骚屄 ,一会轮奸你,操你!」当老婆听到这几句话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了这三个男人的玩弄,哼哼的说了两句:「不要,不要……」之後,牙关紧咬,屏住呼吸,全身开始颤抖,老陈发现後,嘴紧紧地贴在老婆的阴部,手指更加快速的抖动,老林也在上面更加使劲地舔弄老婆的乳头。老婆的脸蛋越来越红,继而是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双腿使劲地想夹在一起,老岳放开老婆的腿,老婆将这条腿使劲向里夹,大腿盖在老陈的头上,身体上下摆动,之後她腾出一只手,按住老陈的头,抓着老陈的头发,使劲向自己的身体方向按,身体向上挺着,几次僵直的大幅度颤动和大声的「嗯,嗯,嗯,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之後,再次的静默和身体的僵直……

   之後,老婆身体像水一样软了下去。在三个男人的摆弄下,老婆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老婆已经大汗淋漓了,瘫软着躺在床上,用手盖着自己的眼睛,半念半笑的不断撒娇的说着「讨厌、讨厌、讨厌。」,三个男人也是一样,尤其是老陈,脸上的汗水和着老婆的爱液湿漉漉的,他用毛巾擦了擦,笑着说:「我快被小妖给闷死了……」

   「原来你最坏了,脑袋都要进去了,坏死了,你太会玩女人了……快被你们搞死了。」老婆说。

   三个人笑着闹着,老岳跑到卫生间,拿了浴巾给每个人,然後为老婆轻轻擦着汗。

   老婆偷眼看他们,老林和老岳继续直挺挺着,老陈因为刚才太努力,已经软了下来,但那个东西仍然巨大,老婆想,如果这老家伙想干自己,一定让他排最後。

   老婆挪了挪身体,顺着床躺在枕头上,三个男人这时候都上了床,老陈和老岳在两边,老林跑到下面,爬在老婆的腿上,继续亲,继续摸,上边的两个人也再次动手抚摸。老婆知道接下来就是他们最想要的了,三个人想进入自己的身体,想轮奸自己。不仅他们三个想要,刚刚释放一次的老婆也有些期待了,她从来没试过,被三个人依次插入是什麽样子。两个男人的进入已经很刺激了,但是三个男人,在没有自己老公的情况下被他们进入,这种放荡会是什麽样的?

   「想要吗?小妖?」老林在下面问。

   「不知道……」老婆害羞的说。

   看她没有任何拒绝,老林往前凑了凑,身体直接跪在老婆的两腿之间,这样,老婆的腿又是打开的状态了。老陈把嘴压下来,和老婆接吻,老岳只是轻轻的在老婆身上摸着,什麽也不说,好像在欣赏眼前的画面。

   「你们谁带电脑了?」老婆问。

   「我带了,怎麽了?」老林说。

   「打开,放椅子上,录下来。」老婆说。

   「我们没问题,你没问题就好啊?」老陈说。

   「那别录脸,放椅子上,低一点不就好了?」老岳说。

   老林下床,搬椅子,开电脑再调整位置,和老岳忙活了半天,几个人互相开玩笑的说自己演电影了。

   「我回去给他看。」老婆说。

   「真的没问题吗?」他们问。

   老婆笑笑,什麽也没说。

   老岳又从行李里拿出一盒避孕套和一条润滑剂,老林胡乱的撕下一个套子给自己带上。

   他把老婆的腿再次分开,抬起来,跪在老婆下面,老婆湿漉漉的阴部开放着。老林看了看那里,然後将坚硬的生殖器一下猛插进老婆身体里面。随着老婆的一生呜咽,他身体前後晃动,老婆的身体也前後晃动起来,她仍然被老陈亲吻着,两个人的舌头在互相搅动着,身体下面传来硬物进出的噗嗤噗嗤的声音。老林一边进进出出,一边喘着粗气,嘴里不停的自言自语:「啊,舒服,舒服……」,时常将头向後仰,尽量忍住不要太早被眼前的情景和这个女人的身体太快的击垮。他以不变的频率晃动着,时不时的使劲往里顶一下,当顶着一下的时候,老婆的呻吟会大起来,然後老林的动作会跟着加快。当他感觉老婆身体里传来的快感就要让自己忍不住的时候,他再放慢动作,他想极力延长这个时间,充分享受身下的女人。

   老陈也忍不住了,他往上错了错身体,上身靠在床头和墙上,以一种很吃力的姿势将自己的阴茎凑到老婆嘴前,因为半软不硬的,他只能用手托着往老婆的嘴里送,老婆用手抓住它,然後放进嘴里。随着老婆嘴唇的滑动,这个大家伙开始坚挺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你们来吧,换换。」老林在下面喊着,随即拔了出来。

   老岳替代了老林,带上套子之後,用同样的姿势继续插入老婆的阴道。老林下床,站在旁边一边抚弄自己的东西,一边看着床上的两男一女。

   老岳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快,身体的撞击声音和噗嗤噗嗤的水生交替着,老婆呻吟声也继续加大,她把老陈的家伙从嘴里吐出来,只用手套弄着,眼睛看着老岳,再看老林,然後伸出手抓向老林,老林会意地上床,把自己的那根东西交给老婆,老婆的双手套着两个男人,下面被老岳进进出出的插着,身体里的快感和情慾再次反扑回来。

   老岳知道老婆在这个时候喜欢什麽,除了身体的动作,他嘴里说着话刺激着老婆,夹杂着一些下流的语言。听到这些,老婆的情慾立刻被更大的调动起来,身体和言语配合着老岳。双手也攥得更用力了。

   「反过身来,从後面操你!」老岳几乎是命令的语气。

   老婆鬼使神差的乖乖的听话,带着娇喘,起身,转身。

   「掘起屁股,再掘高点。」老岳说到。老婆随即将屁股掘得高高的,像之前一样。

   「太性感了……」另外两人说着。老陈和老林在两边也开始搬弄老婆的身体,让她摆出最淫荡的姿势。

   老岳下了床,站在老婆的後面,双手扶着老婆的屁股两边,再次插入。老林和老陈在旁边不停的抚摸老婆的身体。

   「看你自己的骚样!」老岳说。

   老婆侧头看着电脑屏幕里自己的样子,一个男人从後面抱着自己的屁股使劲的插着自己,另两个男人在旁边抚摸着自己,不禁加大了呻吟的声音。

   没有多长时间,老岳也忍不住了,他冲老陈招了招手,从老婆身体里出来。老陈走到老婆的後面,低头看了看,再用手摸了摸老婆那里,然後那根巨大坚挺的阳具顶在老婆的屁股上,老陈一手扶着自己的阳具,一手按着老婆的屁股上面,淡淡的说:「帮我扶着她。」老岳和老林知道这个大家伙插进老婆的身体後,老婆的反应应该会很强烈,他们一个扶着老婆的腰,一个扶着老婆的肩膀。老陈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他那根巨大的阴茎往老婆的阴道里面挤……

   随着老陈的进入,老婆发出带有痛苦的呻吟,身体想逃开,但被另外两个人阻止着。这种半推半就,类似被强行进入的感觉也让老婆感觉刺激。老陈没有太过鲁莽,顺手把润滑剂拿过来给自己那里抹了抹,然後对老婆说:「还是躺下吧。」

   老婆躺下,对老陈说:「把套套摘了吧。」

   老陈扔掉套子,又抹了抹润滑液,上来分开老婆的腿,然後趴在老婆的身上,一手支撑着自己,一手在下面摆弄着,找对了位置顶着,双手抱起老婆的头,下身体向下压去……

   随着他向下压的动作,那根巨大的家伙一点点的进入了,老婆被完全压在下面,更是动弹不得,双手轻轻推着老陈的肩膀,她把双腿抬起来,环绕住老陈的腰,喃喃说着:「好大,有点疼……」

   老陈没有理会,继续着。当再进去一些的时候,老婆开始呻吟,并推老陈的肩膀。老陈使劲压着老婆,巨大身躯的下面,老婆更显得娇小。然後,一次猛烈的下沉,老婆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吟,老陈的那个东西完全进入老婆的身体里面,充满了她阴道里面每一寸空间。老陈完全进去後,并没有激烈的运动,先是停在里面,他使劲抱着、压着老婆,低头亲她,当老婆开始适应以後,他开始慢慢的滑动,但每一次动作,都让老婆发出巨大的呻吟,充满的感觉和常人达不到的地方的触感,让老婆开始着魔了,这种感觉让她回忆起多年前的那次,在酒店里,被那个同样巨大的外国老色鬼插入的快感,好让人怀念。

   然後,在老陈的身体下,老婆被他再猛烈一点的侵入,再出来,再侵入。老婆几乎忘记了另外两个人的存在,充分享受着这个高大的男人的巨大的阴茎在自己身体里的肆虐。

   老陈的动作更加猛烈,老婆使劲夹着他,头摆动着,哭泣一般的叫着。另外的两个男人在旁边看着,摆弄自己的东西,焦急的等待着下一次。

   但老陈也受不了了,他爬起来,喘着,老婆连喘带哼的呻吟着,好像有些舍不得的声音,老林再也忍不住了,一边说着:「不行了不行了。」一边慌乱的爬上床,慌乱的趴在老婆的身上,然後轻而易举的将生殖器送进老婆已经被撑大了的阴道里,然後就是老林猛烈的进进出出,嘴里唠唠叨叨的胡乱说着什麽,头埋在老婆的肩膀旁边。老婆继续哼着淫荡的声音,短暂的进出後,老婆抱住他的腰,说:「别动别动……」然後下身开始扭动,老林趴在她身上,又动了几下,老婆又带点责怪的说:「别,别动。」然後继续扭动下体,老林用下身使劲贴着老婆,一动不动,几妙锺之後,他突然抬起头,吃惊的看着老婆,老婆闭着眼,然後老林又趴下,也开始发出痛快地呻吟,嘴里念叨着:「舒服,舒服,骚货!使劲夹我,使劲!真骚!……」老婆开始用她的阴道里面的肉,像小嘴一样去嘬老林的阳具。她知道这个举动大部分男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她更喜欢看他们在这个时候的样子。

   又是十几秒过去了,老婆继续扭动下面,老林的叫声越来越大,老婆的手开始在他的後背用指甲和手指轻轻的滑弄,从腰一直到他的屁股上,然後双腿更使劲的夹着,几下之後,老林一声闷响,身体僵直了几秒,然後瘫软在老婆的身上。

   当老林爬起来,下面的东西已经不再坚挺,挂着的避孕套里,浓稠的精液在里面晃动着,「你太厉害了,里面会动啊!」老林说着,老婆没有任何答应,老岳爬上老婆的身体,代替了老林,开始操这个风骚的小女人。

   插入,进进出出,快速的运动,和老婆一起呻吟,和老婆扭动在一起。依然,老婆再次用身体里的那张「小嘴」让老岳败阵。

   天啊!真是在轮奸!轮流的干自己。老婆想。这种感觉太刺激了。世界上没有多少女人能享受到这些。下一个该谁干自己了?老陈!该老陈了。该那个老东西用那个巨大的阴茎插自己了。老婆一直忍着不让自己再次高潮,她期待着老陈的东西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

   老陈以同样的姿势再次进入老婆的身体,但这次更顺畅了,老婆也变得更欢畅了。

   旁边的两个人不再傻傻的站在一边,老岳让老婆躺在自己的腿上,老林在旁边托起老婆的一个小脚丫亲吻着,把脚趾含在嘴里。老婆再次被三个人弄得神不守舍。老陈跪了起来,一边看自己的东西在老婆的阴道进出,欣赏着那里的嫩肉被自己巨大的阴茎肆虐着,一边看老婆的迷离的样子,欣赏老婆淫荡的眼神和被他搞得花之乱颤的身体,他故意的放慢速度,拉长进出的进程,那一出一进的过程摩擦着老婆身体里敏感的神经,他知道他能顶到老婆阴道里面最深的地方,每一次的出入,漫长的过程都让老婆身体痉挛,让老婆淫叫得像哭出来一样。老陈很是得意,看着别人的娇妻在自己的身体下,被自己和另外两个男人玩弄的淫荡不已,这让他兽慾大发,禁不住一边进出,一边狠狠地叫着:「操你!操死你!喜欢吧,骚货!操你!」

   老婆被他搞得本已经快要发疯了,呻吟中夹杂着:「玩我!」「轮奸我!」「老流氓、老色鬼……」等等的胡言乱语。老岳在旁边也开始用语言刺激老婆,用他能想到的最下流的语言刺激着她。

   老陈看到老婆的反应,逐渐加快了速度,他仍然跪在老婆的下面,身体前後运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床的声音和身体撞击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老岳这时候开始用手揉捏老婆的乳头,老林也放下老婆的脚丫,伸手快速的揉弄老婆的阴部上方,老婆看似受不了这种冲击了,呻吟几乎变成了喊叫,然後是哭喊,然後在哭喊的中间夹着:「不行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的声音。她开始使劲推老陈,推老岳,推老林,身体扭动的变了形,像在挣扎。

   老陈继续着,而且增加了每一次进入的力度,老婆的挣扎让他更加用力,他使劲抱着老婆的大腿,把它们直直的放在自己的胸前,老婆使劲向回缩,使劲摆动自己的屁股,哭着呻吟着,看似想逃跑一样。这种被3个男人一起玩弄的感觉让她更下意识的挣扎着叫喊着,但这是快乐和放纵的挣扎,她忽然想到自己是个玩具,是个被男人玩弄的玩具,是男人们泄慾的工具,她每次做爱,都会这麽想,越是这麽想,自己的身体就越快乐。被玩弄、被强将、被轮奸、被泄慾、被蹂躏,自己是个荡妇、淫妇、甚至是妓女,等等等等,所有女人那种心底阴暗的、淫荡的、变态的,不敢说出来的想法一起在这个时候迸发出来,而且,实实在在的,自己正在床上,被三个男人一起玩弄着……

   想到这里,她身体彻底的放纵了。

   这时,老婆听到老陈对另外两个人说:「帮我按住她。」

   老岳和老林停止各自的动作,老岳从底下伸手抱住老婆的肩膀,老林将老婆的双手合在一起攥住,老婆叫着不要不要,老岳低声的说「要,听话,乖,快了快了,知道你喜欢!」

   三个男人合力,将老婆死死的钉在床上。

   然後,老陈停顿了一下,老婆看着他的脸,感受着他那根巨大的生殖器象长在里面一样插在自己的阴道里,她看见老陈的眼睛发红,脸也通红,眼睛里发出要杀人一样的狠狠的目光,看着自己完全裸露的身体和正被他插着的阴部,老陈用低低的声音,狠狠的对着老婆说:「噢,小宝贝儿,小骚货!小骚屄!」之後就是超出正常的速度和力度的快速的抽插起来。

   随着他的抽插,只几下之後,老婆的叫声已经疯狂了,逐渐成了求饶似的呻吟,

   1

   三个男人根本不理会她。老陈仍然使劲的抽查,另外两人欣赏着这个小女人被强大的蹂躏的画面。

   老陈一边操着一边情不自禁的喊着:「骚屄!骚货!」然後是好像永停不下来的抽插。那种一波波的快感强大的袭击着老婆,她快要昏厥了,被禁锢着强奸的感觉让她快疯掉了。另外两个人禁锢自己的力量让胳膊和腿有点疼,但她顾不上这麽多,下体传来的快感淹没了一切。她哭腔一样的呻吟,喊叫,委屈又快乐的说着胡话:「你们欺负我,啊,啊,受不了了,要死了,轮奸我,使劲,再使劲,啊,操我……」

   这种淫荡的呻吟更刺激了他们,尤其是老陈。他仰起头,继续使劲的操着,再几下之後,老婆的呻吟变成了沉闷的「嗯、嗯,」,之後就是粗粗的喘息,身体僵直。老陈也突然停止了动作,看着身下的这个女人高潮的样子。老婆身体发红,双手紧紧抓着另外的两只男人的胳膊,禁闭双眼,大口的呼吸,大声的呻吟,身体颤抖。老陈不失时机的将生殖器使劲顶着老婆的阴部,让她充分享受高潮的快感。

   「小骚货!小骚货!玩你!操你!」几个人用下流的语言助兴似的帮助老婆高潮到顶点。

   正当那潮水一样的快乐就要退去的时候,老陈再次开始抽插,和刚才一样。刚刚放松一点,正在开始回味高潮快感的老婆,再一次被那个阴茎挑动起情慾,阴道里再次传来极致的快感。这次的声音更大了,水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更强烈,她怀疑老陈刚才已经射出了一点精液,因为有一股股的热流刚才在身体里面冲击阴道深处。老陈不顾一起的疯子一样狠狠的操着身下的这个女人,不断的情慾让老婆再次疯狂,她喊叫着:「我要,要……」然後向老陈露出哀求的表情和目光,老陈看着她,颤抖的问:「要什麽?骚逼?」

   「要你,要你使劲操我……」老婆娇滴滴淫荡的说。

   「哦,骚货!」老陈说着。

   「爬我身上,压着我,操我……」老婆哀求到。

   老陈趴下来,压在老婆身上,双臂紧紧抱着老婆的身体,老婆的乳房被他压得变了型,藕棒一样的胳膊环绕住他的脖子。

   「操你!操死你!」老陈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使劲的舔老婆的肩膀,脖子和脸蛋,像只发疯发情的老公狗一样。

   老婆用最风情最骚的呻吟声回应着,双眼深情的直视着老陈。完全不顾旁边还有两个男人在观赏自己。

   老陈看见她的这个眼神,深深的吻了老婆一下,正想再使劲的插一下的时候,老婆娇滴滴的对他说:「别动,让我夹你啊。」

   然後继续直勾勾的看着老陈,仍旧象对老林和老岳一样,但这次她蜷起双腿环绕住老陈的腰,一只小手轻轻的爱抚他的後背,夹着老陈生殖器的下身慢慢的开始蠕动。随着这种蠕动,老陈的呻吟声渐起,老婆也闭上眼睛享受着。

   老林和老岳躲开了。但老林随即又跑到下面,仔细的看老婆阴部一下一下的夹老陈的阴茎。老婆屁股下面的床单已经湿了一片,老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使劲顶着老婆。老婆阴道随着他的阴茎时不时的进出一下,透明的液体夹杂着一些老陈的精液被挤出来,并发出「扑哧」的声音。老林仔细的看着。

   老婆知道老林在欣赏自己的这个动作,同时感觉着老陈越来越大的反映,她也越来越使劲的夹着他,反之,那种快感也让自己越快乐,呻吟更不由自主。

   老陈又忍不住动了一下,老婆使劲抱住他,让他死死的压在自己的乳房上,然後娇滴滴的埋怨到:「别,别动啊,使劲顶着我嘛……」

   老陈不动了,但身体的反映更大了,随着老婆屁股的一次次的蠕动,两人一起的呻吟也开始急促了。

   老婆再几下的蠕动後,老陈突然喊叫:「哦,哦,哦,骚逼!夹我,使劲!就喜欢让人操,就喜欢大几把操你,对不?!」

   「嗯,嗯,嗯,喜欢,喜欢让男人大大几把操我。」老婆也再次开始疯狂起来,胡乱的说着。

   再几下後,老陈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和一声沉闷的「啊」声後,屁股掘起来,再使劲压下去,然後是疯狂的几下抽插,老婆也随着这几下,大声的呻吟,然後两人的嘴对在一起,老陈最後几下使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插了老婆几下,两人抱在一起颤动着,一下一下的……老陈将精液尽数射进老婆的阴道。

   强烈的颤动後,老婆又一次被三个男人弄到高潮……

   当老陈拔出来後,老婆无力的躺在那里,老岳和老林一起趴下去吻老婆,老婆仍然轻轻地呻吟着,他们三个低声的说了几句,老婆用小手狠狠地掐了一下老岳。老岳拿过手机放到老婆的下面拍了一张。

   第二天,当老岳把那张照片发给老婆的时候,我看见老婆的那里的被老陈搞得洞口大开,红肿着,周围的毛发搅在一起,一股白色的液体正在往外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