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厕所里被玩弄的吕老师
厕所里被玩弄的吕老师

厕所里被玩弄的吕老师

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传来,远远的走来了一个窈窕成熟的身影,一头淡淡栗色的烫染大波浪秀发,尽显成熟女人的妩媚与端庄。两道细细的黛眉修长,一双春水般美丽的眼睛吐露着万种的风情,娇俏美丽的琼鼻下,那张微微翘起的樱桃小口粉润无比,宛若一团果冻般,任何男人望见都想上去吸吮一口。




大约一米六五的身高,穿上长约十厘米的高跟鞋,更显身材修长美丽,上身那半透明的薄丝质衬衫下,同样白色的胸罩若隐若现,那高耸的胸部浑圆饱满,将本就窄紧的衬衫高高撑起,胸罩上镂空蕾丝的花纹都隐约可见。

窗外午后的阳光映照下来,那身薄纱的衬衫宛若透明一般,谭少站在门口,望着从走廊阳光下走来的吕昕薇,眼睛都要直了。在强烈阳光下走来的吕昕薇,身上的衬衫简直宛若透明一般,简直是穿着内衣向他走来,而且那明显也是丝质的胸罩极爲透明,显然有着极好的透气效果,但是里面那嫣红一点,却让谭少的下身微微的翘了起来。

「红色的!」身后一个男生满脸的猪哥相,垂涎欲滴的望着那款款走来的标致美人,口水都要流出来。「都是同样的装扮,爲什麽这薇蕊老师就这麽性感呢?」那男生没有注意到谭少的脸色,继续说道。

谭少转过头,「闭嘴,给我滚!」他恶狠狠的向着那男生骂道。那男生望了望谭少难看的脸色,声也没敢吭一声,灰溜溜的跑到了教室里。对于这横行霸道的谭少,他还是十分惧怕的,这谭家在H市权势只手遮天,而这位更是霸道,在学校里就是一霸,谁敢招惹?

谭少赶走了那男生,望了望正向这边走来的吕昕薇,顺手在门口一张课桌上拿起一本书,趁着吕昕薇走到阳光下的时候,把她拦在了那里。已经十八岁的谭少人高马大,个头比吕昕薇高出半个头来,站在吕昕薇面前打了声招呼。

装作询问问题,谭少将吕昕薇挡在窗边,偷眼贪婪的看了起来。今年二十七岁的吕昕薇,一点也没有身爲人妻的臃肿不堪,胸前饱满的乳房高耸的挺立着,窄窄的腰肢上,裹着一条黑色的短裙,或许是因爲身材太过丰满的缘故,那条标准号的裙子显得极爲的窄小,但是却将她完美曼妙的身材尽数显现出来。




吕昕薇虽然有些厌恶这个坏学生,但是却不能不帮助他解答问题,没有办法,只能站在那里,低头的看了起来。这谭少倒是有几分头脑,拿了一本极难的画册过来,专门爲难这个教艺术班的美女老师,这让吕昕薇也陷入了思索之中。而谭少则名正言顺的端详起面前的美人。

在强烈的阳光下,那薄纱衬衫和胸罩根本难以阻拦谭少宛若饿狼一般的目光,那对颤巍巍白嫩嫩的乳肉尽数展现在谭少眼中。而那鲜红的一对樱桃更是让谭少下身翘起,吞了口口水,目光顺着那半开的领口探寻了下去。

可能是天气比较热的缘故,吕昕薇的领口开得比往常大一些,从上面望去,深深的乳沟简直让谭少都要一头扎进去。仿佛感受到身边不良少年的眼神,吕昕薇脸色微红,稍稍的转了转身,继续思索着如何配色。

见这诱人的美女一副娇羞的姿态,谭少登时眼睛都直了,目光落在那丰满翘挺的臀瓣之上。黑色的莱卡面料短裙将那浑圆的翘臀完美的显现出来,纤腰上一颗小小的扣子,正是这裙子的开关。谭少望着没有一丝内裤痕迹的黑色臀部,心中暗自嘀咕,有着解开那扣子的冲动。这时窗外一只马蜂飞了进来,向着色彩鲜艳的画册扑去,吕昕薇惊叫了一声,连忙挥舞着画册,却冷不防被那只马蜂绕到了身后。谭少见状的登时大喜,「吕老师,小心,不要动,那马蜂落下来了,一动的花就被蛰了!」想到那拇指大小的马蜂蛰自己一下,吕昕薇登时不敢乱动,站在那里,背对着谭少。

一只大手登时摸到了吕昕薇的腰部,「吕老师,忍耐下,我不敢太快去捉它,被惊动的话,这家伙可是乱蛰的。」虽然感觉有些不适,还有些害羞,但是想要躲开的吕昕薇依旧没有动弹,任由谭少的大手停留在自己的腰间向下摸索而去。




紧张的望了望走廊,方才围观的的学生都已经被谭少赶走,而刚才的上课铃也想了,只有这可以不上课的不良少年同自己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那蕴含热力的手,正放在自己的屁股上。

胡乱的应付着吕昕薇,谭少心中暗喜,什麽马蜂啊,那家伙早就飞走了。双手划过那柔软翘挺的臀丘,软绵绵弹性十足的感觉让谭少有些爱不释手。轻轻的按动了两下,他便向着那修长美丽的大腿摸索而去。「你,你快点,好了没有?」略显不安的吕昕薇明显的察觉到了不对,扭动了一下身子。

「别动,它的尾针都露出来了!」继续吓唬着这美女老师,谭少的怪手已经摸到了裙边之上,按在了那腻滑粉嫩的腿弯处。从口袋里扯出一团面巾纸,谭少将其捏成了一个球, 从下方向着吕昕薇的裙子里抛去。

那突如其来的小小撞击让吕昕薇险些跳了起来,而谭少的右手也顺理成章的探进了这美女的裙子内。「哎呀!」吕昕薇下了一跳,刚想转身,却冷不防被谭少一把推倒在窗台上,死死按住,右手一掀,那裙子就被拉到了腰际。果不其然,这美女老师爲了美观,穿的是无痕的T字裤,那宝蓝色的细线正深深的卡在粉嫩的臀缝之中,让谭少大流口水。

吕昕薇被谭少按在了窗台之上,下身一凉,刚想喊的话语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要是被人看到这个样子,这家里有权有势的恶少不会怎样,自己可就惨了。望着这浑圆润泽的美体,谭少登时眼中火热,一只大手在那浑圆翘挺的臀瓣上揉捏不停。




「吕老师,马上了,马上就抓住这只该死的蜜蜂了!」胡乱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麽,谭少的手指已经拨开了那根细线,将那小小布片包裹的阴部露了出来。鲜红的色泽让谭少眼前一亮,果真是薇蕊美女啊!

因爲长相极爲美丽,学校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的男生垂涎这美女老师,更有个无良的家伙居然胆大包天在女厕偷拍了一张吕昕薇的照片。鲜红宛若花蕊的阴唇早已经在男生们的手机中传遍了,谭少今天,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神秘地带。

顾不得这是什麽地方,谭少低下头就在那鲜红的花瓣上舔了一口,那迷人的气味让他陶醉其中,就连舌尖都探了进去。

嘤咛一声娇哼,吕昕薇登时娇吟了起来,天生敏感的她怎麽能受得了这样的侵袭,虽然分外紧张与气愤,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出卖了她,流出了甘甜的蜜汁。身子虽然不住的扭动,但是眼神却有些迷离,微微的喘息了起来。

那可恶的舌头在吕昕薇的体内不停的搅动不休,这让她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简直快要放弃抵抗了。感受着手中按着的女体挣扎渐渐衰弱,谭少登时得意了起来,空出的手不停的揉捏着那丰美的臀肉,冷不防摸到了一截线头。

没想到这薇蕊美人平日里端庄文雅,暗地却这麽淫荡,竟然穿着系线的情趣T裤,实在是便宜了自己。想到这里,谭少手指一拉,那小小的内裤就脱离了吕昕薇的身体,落在了地上,就这样,在这随时有人会出现的走廊里,伴着朗朗的读书声,这美丽的女老师下身赤裸着,撅着丰美的屁股,站在了窗台边,而一个高大的学生正将整个脸埋在那粉嫩的臀肉中,舌头肆意的舔弄着。




猛然间窗外传来了阵阵的说话声,这让两人心中一惊,谭少连忙将脸从那粉润中擡了出来,向窗外望去,只见两个女生正说这话从窗外路的另一面走来。

吕昕薇此时也从迷乱中醒了过来,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谭少的手掌按在了腰间,死死的趴在窗台上。谭少的头已经探到了吕昕薇手中抓的画册上,一副讨论问题的样子。可是谁又知道,在窗外看起来仿佛在讨论问题的师生俩,墙后是这样一幅样子呢?

窗外的女生越走越近,隔着窗外的花坛已经能看见趴在窗台的吕昕薇和谭少。吕昕薇的脸色绯红,下身的紧身短裙已经被谭少掀到了腰际,自己的下半边美丽身体正在空旷的走廊里显露着,就连那T字裤都被这可恶的学生给剥下,粉嫩的花瓣正展露在空气中,散发着水润的光泽。而在走廊的另一侧,那墙里面就是满屋子上课的学生,这让吕昕薇不禁焦急了起来,但是谭少的手依旧按在她柔软的腰间,使得她难以起身。

外面的女孩已经走近了,吕昕薇怕被看出端倪来,不敢再挣扎,任由谭少的手死死按住了自己的腰,另一只手在她身后光滑翘挺的屁股上抚弄着。那腻滑柔软的感觉让谭少有些爱不释手,不住的抚弄着。而外面的女生已经越走越近,看见了窗口的两人,虽然有些奇怪这两人的样子,但是却也没多想。

然而吕昕薇的身体都紧张的颤抖了起来,那只怪手的手指正在不停的抚弄着她的花瓣,而这时谭少的按在她腰上的手也松了开来,抓住了她手中的画册。「不要动哦,你不想被那两个小姑娘看见吧?」这低低的一句话将吕昕薇想要直起的腰压了下去,屁股宛若应和那怪手一般更加的翘起,生怕被外面的女生看到。




「吕老师,是你啊?」那女生欢快的打着招呼,原来是吕昕薇教过的学生,正在上体育课。小女生叽叽喳喳的打着招呼,而吕昕薇只觉得那身下那怪手微微停顿,哧的一下插入了那粉嫩绵软的小穴之中,不停的搅动着。

「啊!啊,是你啊,上体育课麽?」吕昕薇险些惊叫出来,但旋即微微气喘的和那女生打招呼。而此时谭少已经直起了身子,但是那做怪的手指却并未离开吕昕薇柔嫩的美穴,正在不停的抽插着。那女孩看起来很健谈的样子,但是却害苦了吕昕薇,下身一只手指在自己的体内不停的抽插,自己还要若无其事的说话,实在是太痛苦了。

谭少悄悄的用闲出的一只手拿出了手机,偷偷的在吕昕薇的身后照了几张,那绯红带着春意的脸庞,那赤裸光洁的下体,还有在其中不停抽插的手指都被印在了画面之上。然而紧张的忙于应付女生的吕昕薇却丝毫没有察觉。

下身的快感一波快过一波,吕昕薇心中不禁暗自哀叹,祈求这两个少女快走,又祈求走廊里千万不要有人出来,否则的话自己可就完了。那女生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也没注意到吕昕薇的脸色,天这麽热,红一些也是应该的。

终于将这两个女生打发走,吕昕薇不禁松了一口气,然而谭少却再次的趴到了身边,「吕老师,你感觉怎麽样?这只马蜂蛰的痛麽?」吕昕薇只觉得下身蜜穴中的手指一阵急促的抽插,登时阵阵快感袭来,连忙扔掉画册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闷声哼了起来,阵阵水花喷薄而出,落在平时人来人往的学校走廊里,带来大片的水渍声,她已经到了高潮了。




趴在窗台上喘息着,吕昕薇觉得自己浑身酸软无力,刚才实在是太刺激,太惊险了,但是那高潮的快感却也是难以比拟的。正在迷乱间,吕昕薇只觉得下身的阴唇间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被顶上了一个硕大滚烫的物事,已经结婚的吕昕薇怎会不知道这是什麽?

「不!」她挣扎着想要离开,而那粗壮硕大的阳具却猛地一挺,半只都已经没入了那汁水淋漓的嫩穴中。吕昕薇下了一跳,虽然那异物入侵的感觉让她脚下一软,但是去玩还是强撑起了身子,向后猛地挤去。这样一来,相当于主动靠近了那肉棒,哧溜一声,那肉棒齐根没入了那火热窄紧的小穴,使得身后的谭少忍不住吸了口凉气,眼睛也眯了起来,实在是太窄紧了,就这样麽一下,差点让自己射出来,果真是个尤物啊。

这顶到了花心的一下也让吕昕薇身躯一颤,身子绵软的向下滑落,那谭少正在享受那快感,一时不查,怀中丰美的肉体便脱离出去,跌落在地上。谭少刚想伸手去抱回来,而这时吕昕薇已经清醒了一些,连忙手忙脚乱的爬出了老远,那晃动不休雪白的屁股,还有那流淌着汁水的小穴让谭少一呆,险些射了出来。

吕昕薇气恼的站起了身子,努力的把下身的短裙放下,望着不远处的谭少,一时不知道该骂些什麽。下身冰凉的感觉让她不仅有些气恼,一眼望见了谭少脚边自己的内裤。谭少似笑非笑的站在那里,一跳从裤子中露出的粗长肉棒上面水渍宛然。

见吕昕薇的目光落在自己脚下,谭少弯腰建起了那窄窄的布片,挂在了自己水渍莹莹的阳具上,望向了吕昕薇。眼中泪花闪动,吕昕薇又羞又气,跺了跺脚,转身不再理会这个坏学生,跑掉了。




望着吕昕薇离去的背影,谭少抓起那小小的布片,在鼻间不停的嗅着,眼中尽是升腾的欲火。显然在思量着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