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最爱老师的臭脚
最爱老师的臭脚

最爱老师的臭脚

二十年后,我这个穷孩子竟会成为一个政府机构里的工作人员,这的确很让人难以想像。我得感谢一些在学习上帮助过我的老师。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上高 三补习班时的班主任候玉梅老师,可以说没有郭老师的特殊关照,我是不可能考上大学的。

郭老师发现我数学成绩虽然很差,但却很有上进心,因此打算给我单独补课,补课地点是在她家。

一进门我就发现郭老师是个不怎么勤快的人,家里东西放的乱七八糟的,我放下书本就开始帮她打扫卫生,郭老师也没阻止,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手脚麻利地打扫卫生。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又跟随郭老师回她家补课。一进门郭老师就坐在沙发上休息,我又开始干活,可刚干了一会儿就没可干的了,这时候我发现郭老师的眼睛有意无意地向卫生间里看,我就藉口去小便去卫生间看,一看卫生间里的洗衣机上放着一大堆衣服,我就说:「郭老师,让我帮您把衣服洗了吧。」当我打算往洗衣机里放水的时候,我听到郭老师说道:「嗯,赵小健,那些…那些压在最底下的那些东西不能机洗,机洗会洗坏的!」我翻出压在最底下的那些衣物,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一看竟是一些穿脏的胸罩、三角裤及脏丝袜等东西,光是丝袜都有四五双,而且每双丝袜底都有硬渍,还有两只三角裤上也结着些硬渍,不知是干了的尿液还是什么,散发出一股骚味,再加上那些脏丝袜发出的脚臭味,真是臭不可闻,但此时我的小弟弟却不可思议地如遭电击般挺了起来。

我的心嗵嗵直跳,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心头却一丝暗喜。郭老师居然让我帮她洗这种东西,足见对我的信任,要是我帮郭老师把这些东西也洗了,郭老师一定会好好辅导我的,我压制着心头的激动压着嗓子小声说道:「噢,知道了,这些我会用手洗的,您放心歇着吧。」把这些脏东西单放在一个盆里,刚想往里倒水的时候,我却灵机一动,走到郭老师跟前说:「老师,反正都要洗了,也不在乎多一双,就让学生把您脚上这双袜子也一块洗了吧。」「唔!让你来洗这些东西多不好意思。」郭老师脸红红的边说边欲起身脱丝袜。

「没关系,给您乾乾家务活是应该的,郭老师您别动了,您歇着,我来吧。」说着我忙俯身去帮郭老师脱丝袜。

「唔,你帮我脱,这多不好意思。」郭老师嘴里这么推托着,但看到我俯下身后,却收回起身的意思,又靠在沙发上。

这时,我发现郭老师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塑料拖鞋,这双鞋一下让我想起来莉莉母亲脚下的那双,记忆中莉莉母亲高高翘在跪在地下磕着头的我面前的那双性感丰腴的脚一下跳到我眼前,我那本来刚有点软下去的小弟弟竟突然又硬了起来,心也开始再次狂跳。

郭老师见我蹲下后,居然连拖鞋都懒得用脚踢掉。我口乾舌燥地红着脸,抓起老师的脚,帮老师除下拖鞋脱下丝袜,一股脚臭味扑面而来,看来她已经几天没洗脚了。

我拿上袜子后便匆匆赶到卫生间,蹲在盆子前欲将其扔进去的时候,却受不了坚硬的小弟弟的蛊惑,忍不住将手上刚脱下来的散发着郭老师脚臭的脏丝袜一下捂在了鼻子上,一股恶臭一下沁入肺腑,我差点呕了出来,忙将这东西扔进了盆里。

刚倒上水后,却有点后悔,忙将郭老师结着尿渍的脏三角裤从水中捡了起来,凑到鼻子前闻,一股刺鼻的骚臭让人再次作呕,这才压下心头那种莫名其妙的欲望,安心地蹲在地下洗郭老师的脏内衣袜。这些东西都很脏,但为了讨好郭老师,我洗的很仔细。

之后的日子里,我一遇到不懂的问题就去郭老师家补课,当然,每次补课前都要给老师干家务。

如果说郭老师刚开始让我干家务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话,到后来就一点都不见外了,等我给她洗袜子时通常是躺在沙发上看都不看我,就伸出脚让我蹲在地下给她脱。

本来老师让学生这样干家务已经很不像话,一个学生对老师的孝敬到这个地步也已经有点过份,但一件事的发生却让我这种近于卑下的家政服务变得更卑贱了,关于此事我一点都不怪郭老师,这都是我的天性所致,或许这事情发展的结果正是我潜意识中早盼望已久的。郭老师虽然长得一般,但她的脏鞋子臭袜子和骚骚的内裤却不可否认对我有一种吸引力。

一天下午,我到郭老师家里补课,跟往日一样脱下老师的脏丝袜到卫生间里去洗,由于我常来干活,这时郭老师已没多少脏衣服了,要洗的只有一件黑色丝质三角裤和刚从老师脱下来的脏丝袜。

我取出郭老师的脚盆,刚蹲下去感觉有点吃力,给郭老师脱袜子时,勃起的小弟弟在牛仔裤里包的有点紧,这使我有点口乾舌燥。

握着手里这双脏丝袜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慾望,以前最多只是闻闻老师的臭丝袜和脏内裤,不知这脏东西放进嘴里会是什么味道,我突然一下想起莉莉家擦脚布的味道,那块湿湿的擦脚布彷佛又塞进我嘴里一样,使我的嘴里分泌了大量下贱的口水。

郭老师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悄悄关上了门。心狂跳着蹲在洗脚盆前,作贼一样颤抖着把手里这双刚从郭老师臭脚上脱下来的袜底子满是湿湿汗渍的脏丝袜塞进了嘴里,一股咸臭的味道立刻在我嘴里分散开来,这极大的刺激了我下贱的性慾,我嚼着嘴里不断散出咸臭脚汗的脏丝袜,同时又拿起盆里的脏内裤,将那上面最脏的粘着已干白色黏液的郭老师档下部位捂在了鼻子上,一股刺激的骚臭冲入了我的大脑。

就在我的小弟弟几乎要爆了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吱的一声开了。我惊恐地扭回头去,却看见郭老师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我,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反生什么事了。

「哈哈哈!」看着嘴里塞着什么东西,鼻子上捂着她脏内裤蹲在地上惊恐万状地看着她的我,她先是这么哈了三声,这三声哈之中充满鄙夷。

「没想到呀赵小健,你个小娃娃家平时看着挺有上进心的,竟然会干这样丢人的事,你说你贱不贱,那嘴里塞着什么?把嘴张开!」我惊恐的摇摇头,我本能地害怕郭老师知道我嘴里塞着她的丝袜,这样会使她更愤怒。

「哈,不敢张嘴呀,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张嘴!」郭老师四下里看了看,轻蔑的笑道:「好好好,你就这样闭着嘴,来,出来,咱们到外面来慢慢说。」郭老师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提出卫生间,走到沙发前坐下,我站在她面前,羞愧满面的低着头,不敢看她的脸,眼光自然而然落在她穿着红拖鞋的脚上。

她翘着的二郎腿正得意的一翘一翘,让我一下想起莉莉母亲翘在我头上享受我跪拜磕头的那只高贵的脚。

「说吧,怎么办?一个学生竟然干出这么下流无耻的事来,闻老师的脏内裤,下贱,流氓!你说还配当学生吗?考上大学出来也是个垃圾,我明天就把这事报告给学校,看学校怎么处理你!」听见这话,我吓的魂不附体,这件事只要捅到学校,我以后别说上学,连见人的脸都没了。

我吓的双膝发抖,扑嗵一声跪在郭老师脚下,泪流满面地抬头望着郭老师拼命的摇头。却见郭老师脸上怒气已消了大半,却多了一种洋洋自得的表情。见我魂不俯体的跪在她脚下泪流满面的乞怜后,她脸上表情更得意了,以致她翘着的脚更加趾高气扬地在我脸前一晃一晃,红拖鞋几乎碰到了我的下巴。

「嘿嘿,事情都已到这个地步了,你再抵赖都没有用了,你嘴里什么东西呀,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老师脚上的脏袜子对吧?刚才我听你悄悄关门就感觉有点不对,没想到你竟然干出这么下贱的事。哼哼,吃老师的臭袜子,你不嫌脏呀?

你看看你这个贱样子!」

这时,老师冰冷的拖鞋底愤怒地踢了一下我的嘴角,继续喝道:「还不把嘴里的东西拿出来?想含一辈子吗?」我慌忙把嘴里的袜子掏出来,这时袜子已被我的口水浸透,因为湿热而发出一股更重的脚臭味。郭老师厌恶地皱了皱眉继续说道:「说吧,怎么办?把你交给学校处理好不好?」我绝望地拚命摇着着哭道:「求求您了,郭老师,求求您不要告诉学校,学校知道我一切都完了,您给我个机会好不好?求求您了郭老师。」说着我突然开始朝郭老师磕头,求她饶恕。

我跪在地上边磕头边苦苦哀求,郭老师仍将脚高翘在我头顶一晃一晃的泰然受之。足有半分钟之后,她才用一种充满鄙夷并带着些得意的口气说道:「好吧,就饶你一次吧,不过你要好好写份检查,把你今天干的事和你的认识都写出来,要写的深刻,写的不好我明天还是要告学校,听明白了吗?好了,别再磕了,快起来写去。」我这才停止磕头,从地下爬起来去写检讨。

这份检讨我写的很深刻,足足写了一整张,详细写了我干这件卑贱下流的事情的经过,并且坦白交待了以前曾经拿着郭老师臭丝袜和脏内裤放到鼻子上闻的事实,至于为什么要干这件事的动机,我在检讨上把它归罪于一种莫名其妙的欲望。

在检讨的结尾部分,我痛骂自己是个下贱的流氓,郭老师抓住我是及时挽救了我,我非常感激郭老师,并表态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在郭老师的教导下好好改造我肮脏的思想。

写完这份检讨后,郭老师让我按上手印,然后笑眯眯地把它收起来了。此时她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愤怒,取而代之的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哈哈,今后可要好好听老师的话,否则,哼哼……」我当然明白她说的这些话,检讨书已经落在她手里,只要她高兴,随时都可以凭这一张纸摧毁我的前程。看着她得意的笑脸,我不禁再次颤抖起来。

「唉!你说你这孩子,今儿本来打算好好给你补课的,但这事闹的我一点心情也没有了,唉!站了一天讲台,脚都酸死了,真想好好泡个脚,但又懒得动,唉!」郭老师看着我吓的苍白的脸,得意地翘着脚一晃一晃地试探着说道。

「唔,郭老师,你歇着,让学生给您泡脚好了!」我忙道。

「那怎么行?本来让你洗袜子内衣裤已经够委屈你的了,让你泡脚不是更欺负你了吗?」郭老师阴阳怪气的笑着说道。

「不不不,郭老师,你那么辛苦,让学生给您泡泡脚是应该的,再说也是学生真心想帮您泡脚,您要是不让学生帮您泡脚学生心里会难受的。」「唔,不给老师泡脚你心里会难受,我可不明白了,为什么呀?」「真的,嗯,这个,这个……」我支支吾吾地说道:「郭老师,您是学生最尊敬的人,学生一想到您现在脚不舒服,一想到您的脚受罪感心里就难受的很,所以就特想帮老师泡脚,老师,求您答应我吧。」为了让郭老师被我的诚意感动,我表现的特急切,那表情好像老师不让我侍候她的脚我马上就会急死一样。我不是个笨人,既然郭老师在这个时候说出自己想泡脚又懒于动弹的话来,肯定是想让我侍候她。我可不敢有违她的意思,现在她可是随时都可以把我像脚下的蚂蚁一样踩死。

「哈哈,好吧,瞧瞧你,好像不让你给老师洗脚真的会把你急死一样,老师不洗脚可以,可真要把你急要病来可就不好了。哈哈,去打水吧!」郭老师说这话的语气好像给我什么赏赐一样。

「谢谢郭老师。」我疾步向卫生间去打水,身后传来郭老师褒奖的话:「挺聪明呀赵小健,老师就喜欢你这样聪明的孩子,以后也要继续保持聪明呀!」郭老师这话听起来意味深长,我当然知道她这话里面的意思。

很快我就兑好了洗脚水,端到郭老师跟前,郭老师仍高高地翘着二郎腿。看我蹲身放脚盆时,她非但没有将脚放低,反而向后仰身将这只脚抬的高高的,由于我蹲的低,她抬高的拖鞋后跟部刚好蹭在我头上,但她却并没有将脚放下来的意思,反而就势将脚搁在我头上笑着说:「快点呀,脚都举累了!」我赶快将搁在头上的脚拿下来,除下拖鞋放入水中,仔细洗起来,郭老师的脚大而丰腴,肤色也白,所以并不难看。因此洗脚的时候我非但没有觉得委屈,反而觉得很快乐,我洗的很认真,一丝不苟。洗完后,她却没有把脚收起来的意思,而是把一只脚就势搭在我肩上,一只脚抬高在面前微笑着说道:「哎呀,泡完了脚还是觉得有点酸,要是有人给捏捏就好了。」我忙捧起郭老师的脚开始揉,此时我对郭老师怕的要死,因此对她的贵脚也不敢丝毫怠慢,揉的很温柔细心。

郭老师舒服的边哼哼边夸我捏的好,我听了很高兴。

揉着揉着,她突然把脚往后一收,我诧异地抬头看她,却见她正睁大着眼睛媚媚地看着我,郭老师除了皮肤白之外长的实在不怎么样,她这样一媚笑实在不怎么好看,我愣愣地看着她,她却突然脸色一沉,将刚从我手上收回抬在我眼前的白胖的大脚往前一伸,脚趾头一下抵在我的双唇间。

「张嘴!」郭老师命令的口气不容反抗。

我先是一愣,心突然狂跳起来,小弟弟再次挺了又挺,多令人激动呀,曾经很多次我下贱地闻郭老师的丝袜时不正幻想着郭老师把她的大臭脚塞进我嘴里吗?突然我又想到莉莉妈那只晃在我头上享受我跪拜的高贵的脚。

这不正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吗?我突然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在老师脚下,老师被我这突出其来的举动吓的将脚一收,但我却猛地抢过老师的这只高贵的胖脚,塞进嘴里疯狂般吸吮着她的大脚趾。

我万分崇敬地捧着老师的脚趾吮吸的时候,眼睛却虔诚地看着高高坐在沙发上的郭老师的脸。

郭老师的脸上先是一丝诧异,紧接着又充满鄙夷的看着我,那表情好像在看着踩在自己鞋底上一只恶心的虫子。但当看见我伸出舌头下贱地舔她的脚底板的时候,她却得意地冷笑着,将头仰靠在沙发上,伸长腿安心地让她的脚底享受我的舌头,后来竟舒服的哼出了声。

等我舔的她这只脚舒服了以后,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将这只脚架在我肩上,将另一只脚伸到我嘴边让我舔。

舔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后,她才满足地将脚收起来。接着她命令我把刚才没洗的内裤和袜子洗乾净,后来又命我从床底下翻出几双男式皮鞋,说这是他老公几个月前外出时留下的,当时穿脏后就没擦过,让我现在擦乾净。

我一看确实挺脏的,皱着鼻子刚想拿刷子刷时,郭老师却生气的说道:「皱什么鼻子呀,嫌臭不想擦是不是,我都没嫌我老公脚臭,你不想擦放下!」我吓的忙说不臭不臭。她却冷笑着说:「哼,不臭是吧?你还没闻呢怎么知道不臭?你先闻闻,再告诉我臭不臭!」她这话摆明了是要污辱我,但我却不敢不从,将她老公的脏鞋窝凑到鼻子前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有一股男人的臭脚味,但我却故作欢颜地告诉她不臭,她这才让我开始刷她老公的脏鞋。

此后的一段日子里,去不去郭老师家补课就由不得我了,郭老师可以在任何时候以补课的名义叫我去她家,我没有不方便的时候,因为我是住校生。

去她家后也不会再有任何老师对学生的客气,她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她喜欢看我跪着捧着她的脚舔的样子,说这样的我看起来很下贱,而同时她会觉得自己很高贵。

通常一进门,她就坐在沙发上让我跪在她脚下舔她的脚,刚开始她还让我给她洗完脚再舔,可后来她觉得麻烦,让我直接舔她的脏脚,虽然她的脏脚通常很臭,但我却不敢不从,反而舔的更仔细,直到将她的脚舔的没有一丝异味,更可怕的是,后来我竟然开始从心里崇拜郭老师,并无可救药地喜欢上舔她的臭脚,每次舔的时候小弟弟都涨涨的像要爆了一样,而且越臭我的小弟弟就越是涨的厉害。

当然,除了舔脚按摩之外,她还让我干所有的家务,拖地,擦窗,做饭,洗碗等等。但她从来不让我给她口交,有一次我舔她的臭脚舔到她舒服的呻吟,而我的小弟弟也快爆了时候,我试图将嘴巴往上移,渴望舔她小便的地方,可她却狠狠瞪了我一眼,一脚把我的头踩了下去,并冷冷地告诉我,我下贱的嘴只配得上舔她的臭脚,没资格碰她那高贵的地方。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从此后我没敢再对她那高贵的阴部存非份之想,只能在卫生间给她洗内裤时才能偷偷地把她的骚臭内裤塞进嘴里,品嚐她阴部的味道。

即使郭老师最后已经把我完全当成她的家奴一样对待,但却并没有放松对我数学的辅导,郭老师对我的辅导非常有效,高考的时候我数学成绩一下名列前茅,因而顺利考上了大学。

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即使在大学放假期间仍常常去郭老师家干活,而那时郭老师对我的态度仍是一样,依然把我当成她的家奴,因为她知道我喜欢给她当家奴,我去她家其实也就是想给她当家奴,我很喜欢给她当家奴被她奴役的感受。

上大学的很多日子里,我都会怀念她的脏鞋臭袜骚内裤的味道,并常在被窝中幻想着舔她的臭脚用手解决性问题。